吸煙有害健康。本站含有煙草內容,18歲以下人士請勿光顧。

國家局網站
  • 2017/10/09金葉先驅——張云喬與貴陽卷煙廠(連載三十九)

    貴陽卷煙廠《金葉先驅》編委會 編著

    第七節? 湘西銷貨? 輕傷不下火線

    1945815日 ,日寇宣布無條件投降。中國人民經過八年艱苦抗戰終于取得了勝利,舉國上下一片歡騰,一中制煙廠也放假一天以示慶賀。陶培唐的女友邵女士從重慶來電,催促他早日去重慶,共同回上海結婚。云喬力促其行,送他搭上運送香煙的貨車去渝。不久,陶培唐他倆由渝回滬,婚后雙雙去了香港。

    隨著戰爭的終止和國民黨政府將首都由重慶遷回南京,貴州失去了作為抗戰后方基地和西南交通樞紐的重要戰略地位,在政治、地理諸方面均不再具有因抗戰而形成的特殊優勢,與之相應的是戰時內遷的工廠、企業、機關、學校紛紛回遷,從而使一度轉移到貴州的資金、技術、人員、設備、市場大部分喪失。

    抗戰時期逃難而來的人們紛紛收拾行囊、打理行裝,懷著無比興奮的心情踏上了返回故鄉之路,到處是“青春做伴好還鄉”的景象。正如當初人們潮水般涌來一樣,此刻又潮水般退撤到四面八方。人口規模的驟減使貴陽市面一下子變得冷落蕭條,卷煙行業首當其沖,受到重創,加上滬產、港產的卷煙開始由外地進入貴陽市場,兩面夾擊使貴陽卷煙企業的競爭空前激烈,一中制煙廠和別的卷煙企業一樣面臨著最嚴峻的考驗。

    貴陽的許多煙廠經不起這個浪火沖擊,被迫停產、停工,甚至歇業倒閉。據同業工會調查報告,全市煙廠停業7家,停工28家,外遷1家。貴陽市由過去總共64家煙廠減少到20余家,產量由過去每月1600箱減少到每月百余箱。一中制煙廠的產品也大量積壓,資金周轉發生困難,煙廠又一次陷入困境。

    滄海橫流方顯出英雄本色。云喬召開廠務緊急會議,研究破冰之策,會上有人提出可否考慮遷廠事宜,云喬認為這是不現實的,也是不理智的,因為經過半年多的拼搏,一中制煙廠已打下基礎、初具規模,再說,貴州是煙草大省,在這里辦煙廠的條件無可比擬,另起爐灶又談何容易。他認為這是一道坎,翻得過去前途就是一片光明,大浪淘沙,熬得過危機的煙廠必然贏得更大的市場。經過激烈的討論,最后大家一致認為拯救當前危機的惟一辦法是:對內減產,對外促銷。

    一中制煙廠在別無他途的情況下,辭退了在本市招入的臨工和個別不稱職的員工約40余名,酌情發給補助,又作了大量的解釋工作,得到他們的諒解。但云喬卻很內疚,經商辦企業以來,他從來都是增員,沒有減員一說,這一次裁員實是無奈之舉。

    為了處理積壓產品,解決資金周轉的困難,必須派人到湘西、桂北、黔北等地上門銷售。云喬深知這種時候身先士卒的意義和作用,他決定親自到湘西銷貨。他自己駕駛著一輛四缸福特老爺車,裝上香煙,首發湘西。被他的精神感染,老友張啟昌(張啟昌此時在貴陽開了一家煙店)自告奮勇要與他同行以便照顧。為了預防汽車出故障,云喬帶上了汽車學徒許漲新。

    第一天過了馬場坪來到黃平,這里的市場并不似貴陽那么冷落,云喬和當地煙行接洽銷售業務,他們對廠方送貨上門表示歡迎。當晚云喬在黃平住宿。

    第二天早餐過后,云喬繼續前進,經過施秉到達鎮遠。鎮遠是貴州邊境的大城市,有河流直通湘西,中國銀行在這里設有分理處。從戰時長沙撤退到這里的中國銀行省行的高級職員,有不少是云喬的同鄉好友。于是,云喬借這個機會去拜訪了他們,得知他們正在準備遷移回長沙,恢復中國銀行省行。

    從銀行分理處出來,云喬找到一間較大的煙行,把汽車停在煙行門口,見里面有一位青年店主正埋頭拉京胡,云喬既感好奇又覺親切,他有好些時候不曾聽到京腔京胡了,便走入店內,這個青年抬頭發現他們,知道是由貴陽來送貨上門的,立即放下京胡,熱情接待,請云喬三人到店內用晚餐。

    晚餐時,張啟昌說起云喬也是京胡愛好者,店主便要求云喬給他“多加指教”。云喬拿起紙筆,當場就給他寫了幾個京劇過門和曲牌的簡譜,如小開門、夜深沉、柳搖金、八岔等給他參考并做示范演奏。

    店主聽完云喬的演奏,拍手叫好,立即對云喬口稱老師,說要向云喬學習,如此一來,他們竟成了知己朋友。店主因此對銷煙業務更為努力,后來成為一中制煙廠在湘西方面的總代理。

    這是張云喬同志以藝會友,把個人的精神愛好轉化為物質力量的又一成功事例,同時也體現了云喬在艱難困苦中的樂觀主義精神。

    次日清晨,云喬由住宿的旅店起身,發現汽車油管堵塞,引擎發動不起來,便下車來檢查。助手從油箱里取出少量汽油,加入發動機的化油器,不慎漏油,碰到火花塞引起燃燒。云喬當時正在俯首調整化油器,來不及躲閃,火焰一下子燒到了他的兩袖及夾克衫,同行的張啟昌和許漲新趕緊脫下外套來撲救,但火勢越來越旺,眼見得云喬就會燒成一團火球。在這千鈞一發之際,正在旅店樓上洗臉的旅客,見到下面起火,順勢將一大盆洗臉水潑灑下來,巧妙地澆滅了火焰。

    但是,云喬的雙手已被燒傷,身上的皮夾克衫也大部分被燒毀,劇痛立即襲遍全身,張啟昌和許漲新趕緊把他送到當地衛生所治療。醫生對他的傷口進行消毒、清洗,同伴勸他回貴陽療養,等傷勢好了再說。但云喬想到兩百多名員工的期望和煙廠目前的困境,不忍半途而廢。他咬緊牙關,敷了些傷藥,包好紗布準備繼續上路。

    云喬首先找到樓上潑水滅火的朋友,送了他兩條煙表示感激,希望彼此后會有期。

    云喬坐回駕駛室,張啟昌勸他讓許漲新來開車,云喬說這條路不好走,他能堅持,并請二位放心。云喬一踩油門,老爺車又踏上了奔往湘西的漫漫旅程。

  • 2017/09/22金葉先驅——張云喬與貴陽卷煙廠(連載三十八)

    貴陽卷煙廠《金葉先驅》編委會 編著

    第六節? 自行配香料 首創“高溫真空發酵”法

    19453月復工以來,一中制煙廠的生意做得很順,銷售額逐月遞增,但云喬認為辦企業不應該片面追求營業額的增長,更應該注重利潤的增加,即所謂的經濟效益。他與張嘉德廠長探討如何降低成本,提高產品質量。張嘉德建議自行研制卷煙香料,這樣可以節省請人配料的大筆支出,但這是一項技術性強的工作,非一般人所能掌握,張嘉德主動請纓試一試,云喬表示贊同。

    復工數月來,一中制煙廠的卷煙香料均是請貴州煙草股份公司的陳沛霖工程師配制的,由于懂此行當的人奇缺,陳工程師的要價自然也十分了得,還要給他配備一名專送香精的員工。由于找他的人很多,一中制煙廠的員工將香精送去后,一般要等上半天,甚至一天才能取回香料,但兩天后就用完了,生產線常常因此而不得不停工,嚴重影響了生產。廠長張嘉德看在眼里,急在心頭,憋著一股勁兒,他決心自行研制香料,以免受制于人。

    如今得到云喬許可,張嘉德便著手找尋有關卷煙香料配方的點滴資訊。他不知從哪里弄來一摞的參考資料,白天上班,晚上則青衣黃卷、挑燈夜戰,有時一干就是通宵。為了爭取時間,他甚至把配制香料的原料:蜂蜜、甘油、甘草汁、香草精、檸檬精、橘子精等搬到家里,一邊看書,一邊擺弄那些壇壇罐罐,這個拈來嘗一下,那個弄來舔一舔,家里人知道他的“犟脾氣”,雖然擔心他的身體,但卻拿他沒轍。

    張嘉德是虔誠的基督教徒,從來不抽煙,為了配制香料,他學陳東當年的樣子,很快修煉成“癮君子”。那段時間,張嘉德幾乎沒有睡過一個好覺,人也消瘦了許多。云喬每次見到他,除了詢問一下香料的制作進展外,更多的是提醒他注意身體,說試驗可以慢慢來。

    經過兩個多月的刻苦探索和多次試驗,19456月,張嘉德終于自行配制出了優質的香料,他興奮不已地找到陳東,要陳東先品嘗品嘗。陳東用專業的味覺品吸了一下,感覺好極了,他告訴張嘉德:成功了!陳東被張嘉德這種拼勁兒徹底折服了,兩人高興得手舞足蹈。為進一步檢驗香料的效果,他們又去找了許多內行和一般煙民來品吸,大家一致認為,比陳沛霖配制的還好。從此,一中制煙廠就一直使用自己配制的香料,其成本僅為請陳沛霖所配香料的十分之一。張嘉德將此配方交給陳東,仍由陳東來掌控。

    那時,貴陽的60余家煙廠幾乎都用的是陳沛霖配制的香料,南明煙廠到解放后還在使用,而張嘉德則是第一個挑戰權威的人,他勝利了,這種勝利體現了一中制煙廠自強不息、敢于挑戰自我的精神。

    為進一步降低成本、提高質量,張嘉德在云喬的大力支持下,和徐運善等技師一道發明了“高溫真空發酵法”,這一先進的卷煙制作工藝同樣來自于生產實踐。

    當時,一中制煙廠的煙葉原料有貴定本地產的,有云南玉溪的,也有美國煙葉和許昌等地的煙葉。這些不同地方的煙葉運到工廠后,首先由專門的車間按質量分為上、中、下三個等級;第二步是按所產卷煙的牌子再行分解;第三步是由雇請的幾十名民工抽莖、抽梗(所抽莖、梗又回收壓梗、切絲);第四步是進行配方、配料;第五步是切絲;最后是上卷煙機。一般中下等煙葉均有苦澀味,同樣一株煙葉頂葉較香醇,腰葉最好,腳葉則有苦澀味,莖梗的苦澀味更濃。

    如何消除這一異味呢?張嘉德和徐運善等人密切配合,經過反復琢磨,多次試驗,終于發明了他們自己稱為“高溫真空發酵”的新工藝1〕。經過這種高溫真空發酵處理的煙葉,色澤趨于金黃,青雜味和苦澀味得到清除而變得醇香。為此,他們專門定做了四五十個直徑約五十公分、長約1.5米的鐵筒,裝配了抽氣機,還專設了一間發酵房,內置火爐、散熱器等,將鐵筒并列安置在房中,抽出鐵筒中的空氣,烘烤十多小時,達到發酵之目的,每天發酵一批。那些中下等煙葉經過發酵后,苦澀味得以清除,卷煙的質量得到極大提高。這種先進工藝的發明和運用,是一中制煙廠最大的特點,也是最大的技術秘密。對外是絕對不讓參觀的,本廠也只有為數不多的幾個關鍵人物知道。一中制煙廠的卷煙之所以香醇,其主要原因也正在于此。

    那個時候,貴陽其他卷煙企業的煙葉基本上是現購現用,使用的也大多是初烤煙,直到解放后(195312月)按照蘇聯的50°C高溫煙葉人工快速發酵工藝,在貴州煙草公司(桂月村)投資新建發酵房4間,面積300平方米,對中低檔煙葉進行發酵處理。該工藝運用煙葉在一定溫、濕度下加快發酵的原理,將煙包豎立排列于防潮隔熱的發酵房內木架上,讓蒸汽經管道進入發酵室散熱器,再用鼓風機把熱量通過風管排入室內風道向四周擴散,在熱空氣循環流動過程中以噴霧嘴噴霧調節室內溫、濕度,使之達到發酵的溫、濕度要求。發酵經歷升溫、保溫、降溫三個階段。經過約240小時的人工發酵后的煙葉,普遍比發酵前提高一個等級。

    可以說,這種方法和八年前一中制煙廠發明的“高溫真空發酵”的原理似有相同之處。而一中制煙廠的“出醇”是在真空的情況下,更進一步。憑著這一創新成果,一中制煙廠占據了更多的卷煙市場。?

    注釋:

    1〕發酵法:指的是煙葉加工時,用加溫、降壓使煙葉去除部分雜氣的工藝方法,它與現今的發酵概念、機理均完全不同。本書表達的是當時的概念。
  • 2017/09/13金葉先驅——張云喬與貴陽卷煙廠(連載三十七)

    貴陽卷煙廠《金葉先驅》編委會 編著

    第五節? 特別的重慶辦事處

    除張云喬所在的市區辦事處外,一中制煙廠先后成立了貴定、重慶、柳州、昆明四個辦事處,貴定、昆明兩個辦事處主要負責進購煙葉原料,而重慶、柳州辦事處主要負責對外銷售。在這幾個辦事處中,重慶辦事處是最重要的,它從一開始就不平凡。

    恢復生產后不久,一中制煙廠的各項工作逐漸走上正軌。這時,張云喬的妻子潘云娟和女兒張麗敏隨調職到重慶民航當站長的鄭達善一道,從昆明同機飛抵重慶,云喬打算到重慶去迎接,另外有關工作上的一些問題需找孫師毅銜接。他帶上練習生許漲新,駕駛著一輛破舊的四缸老福特車前往重慶。同車的還有貴陽戲院經理袁耀鴻,陳善淵主任的親戚、11歲的黎根全小朋友。盡管路途遙遠而艱辛,車技精湛的云喬仍然信心十足地駕著老福特出婁山關、跨越涼風埡,七十二道拐,過海棠溪、橫渡長江,順利到達重慶,路上的行人對這輛造型奇特的破車甚感好奇。張云喬感嘆說:“真是兩面青山遮不住,福特已過萬重山啊。”

    與家人團聚后,云喬當天與孫師毅取得聯系,并約定晚上在孫師毅住處會面。

    孫師毅一個人住在通運門外街協和里12樓,樓上的四間房他都租下了。孫師毅的夫人藍蘭和孩子仍留在上海,沒有到后方來,他一個人住著,房內文件書籍堆積如山。地下黨的領導同志經常在半夜里單獨來到這里和他碰頭聯系工作。這一時期,孫師毅的工作確實十分緊張,他開辦了孔德圖書館、學習會和印刷廠及運輸隊等等,同時他還打入了蔣家王朝的心臟“侍從室”,和蔣介石的機要秘書陳方結成密友(這一點他當時還是對張云喬保密,以后到了貴陽才對云喬說明,這是后話)。

    云喬向孫師毅匯報完工作后,請孫師毅出面協調歸還一中制煙廠被扣的兩輛汽車:一輛是陳東初到貴陽時被大東書局勒令往重慶運貨時強扣的;另一輛是從都勻出來時拋錨路邊,被國民黨軍隊拉去的。

    孫師毅告訴云喬:大東書局是中國惟一一家印制鈔票的公司,公司老板去世后,杜月笙、戴笠便將書局強占了,現在這間印刷廠是杜月笙派的人陶百川在負責管理。

    云喬按孫師毅的吩咐找到陶百川交涉,陶百川起初以沒有汽油為借口,不愿返還這輛卡車。云喬說就是燒酒精也要把汽車開回貴陽。陶百川自知理虧,又知云喬“有來頭”,不宜得罪,便通知畢節分處,將車發還了。

    孫師毅從湯恩伯的司令部要了一份公文,叫云喬拿著它去找貴陽警備司令部要回另一輛小車。后來,云喬回貴陽向軍方領回了那輛車,但遺憾的是小汽車只剩下了一副空殼。

    第二天云喬再去協和里,剛進樓下大門就看見一個八九歲大的男孩子在樓下門口俯首擦自己的皮鞋,他抬頭時云喬才發現這個男孩竟是他的外甥谷士斌!云喬驚奇地問:“你為什么到這里來了?”男孩說:“我爸爸出國到非洲當領事去了,把我寄養在他的朋友家。”他還說自己才來這里不久。

    云喬意識到這里面大有文章,于是就急急地上樓,對孫師毅說:“我的姐夫谷兆芬不久前去了非洲的馬爾加什(即馬達加斯加)當外交官去了,他的兒子沒有帶去,寄養在他的朋友(同僚)家里,就住在這樓下。外交官是由軍統系統控制的,谷兆芬的同僚必然也是軍統的人,故我懷疑這里很有可能已經被特務注意,甚至監控了。”

    孫師毅沉思片刻,說:“估計目前只要周公還在重慶曾家巖,特務還不敢有什么動作。”

    云喬說:“話雖如此,但要做好準備。”

    云喬當即決定,煙廠在重慶要設一個銷售點,表面上是售煙,不至于引起特務注意,孫師毅還可以把重要文件分藏在那里,做“狡兔三窟”之備。孫師毅同意了云喬的建議,回貴陽后,云喬立即著手,依計而行。

    張云喬任命駱建安為重慶辦事處主任,前往重慶籌建辦事處。云喬知道駱建安在重慶有幫會背景,而當時的幫會勢力非常大,幾乎沒有幫會辦不了的事。駱建安到重慶后,在校場口附近的米亭子租到一樓一底的幾間樓房,把辦事處的牌子掛起來了。表面上辦事處搞的是卷煙經銷,生意確也做得像模像樣,但實際上它也是地下黨的秘密聯絡處。孫師毅的許多機密文件就放在辦事處樓上他的一只小皮箱里,后來孫師毅直接住進了辦事處樓上的房間。那陣子差不多每天深夜都有三五成群的人陸續登門造訪,他們上得樓去便將門反鎖,開完會后便各自散去。辦事處的人都心照不宣,從不問他們是誰,來此有何貴干,也不和他們接觸,解放后才知道他們是地下黨。

    解放前夕,駱建安曾因替孫師毅賣500元美金一事被國民黨以共產黨正在擾亂金融為由欲抓他坐牢,駱建安聞風逃到鄉下,特務尋他不著,便把他的老婆張敏連同剛生下的嬰兒一道抓起來,張嘉德得知后派駱建安的兄弟駱守先前去重慶,一方面組織業務,一方面設法營救。駱守先到重慶后四處托人幫忙,花了1000元大洋才把張敏母子擔保出來。

    重慶辦事處所在的米亭子當時是全國較大的卷煙市場,因此辦事處的卷煙銷量非常大,占了一中制煙廠外銷香煙的一半以上,特別在銷售新產品“佛宮”牌香煙上,重慶辦事處功勞不小。

    “佛宮”煙是一種用次級煙葉制成的中下等煙,經技術處理,苦澀味去除,煙名和外包裝又頗有點宗教意味,且價廉而物美,經重慶辦事處大力促銷,很快風行西北各省。山西、甘肅、寧夏、新疆等地紛紛來人搶購“佛宮”牌香煙,有的外省客商甚至直接跑到貴陽來蹲點進貨,山西客商劉寶山夫婦長期住在貴陽的寶山路,整車整車地進購“佛宮”牌香煙,運往山西銷售。

    ?

  • 2017/08/30金葉先驅——張云喬與貴陽卷煙廠(連載三十六)

    貴陽卷煙廠《金葉先驅》編委會 編著

    第四節? 成立貴陽卷煙工業同業公會

    一中制煙廠股份有限公司的成立,標志著一中制煙廠貴陽廠邁上了一個新的臺階,張云喬個人的聲望也隨著煙廠的迅猛發展逐漸提高。他懂得企業要創名牌,個人也要創名牌,企業知名度與企業負責人的知名度有著密切的關系。為此,他有意識地將位于市中區的辦事處二樓裝修了一番,添置了一些桌椅、長角桌、茶具等,特別是把樓上的會議室布置得整潔規范、寬敞明亮,大有“栽起梧桐樹,引來金鳳凰”之意。同行業的大小老板有事無事都愛到辦事處來坐一坐,云喬也乘機發揮他高超的交際才能,擴大個人影響。大家伙兒遇到什么困難都愿意找他,他也熱誠幫助解決,常常還不惜解囊相助,在朋友中有“小孟嘗”之稱,足見人們對他的欽佩和好感。

    由此,辦事處逐漸成為卷煙廠(社)負責人聚集的中心。這些私營廠(社)的老板,大多是從五湖四海逃難至此的,幾乎都經歷過磨難,正所謂“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大家同病相憐,相互之間摒棄了門戶之見,同行相斥的舊觀念,敞開心扉交流經營情況,互通商情,團結合作,無形中具備了“同業工會”的雛形。大家似乎有一個共同的競爭對象,這就是官辦企業,都希望私營企業聯合起來,與之競爭。

    1945年以前,貴州的卷煙市場可以說是官營的“貴州煙草股份有限公司”一統天下,這個公司的前身是貴州省官辦企業貴州企業股份公司。民國28年(1939年)6月,貴州省農業改進所在貴定縣試種烤煙成功,貴州企業股份公司目睹由漢口遷筑的中國青年協記煙廠有制煙設備,即派人與之協商官、私聯合辦廠。青年協記煙廠廠主李青年答應合作。民國29年(1940年)71日,貴州煙草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依照民國政府的《公司法》,該公司最高權力機關是股東會和董事會;設經理、副經理各1人,具體管理企業;廠長一人,領導全廠生產;下設總務、工務、會計、營業4股,每股設主任1人及辦事員若干,分別辦理廠內外有關事務。初成立時,公司有董事5人,監事2人。周貽春(貴州省財政廳長)、何輯五(貴陽市長)、彭湖(中國銀行代表,吳鼎昌代理人)、趙宗溥(中國銀行代表)、李青年(漢口內遷協記煙廠廠主)為董事。周貽春為董事長,程志頤、薛迪錦為監事,方朝珩為經理,李青年為廠長。民國29年(1940年)底,周貽春因病辭職改由彭湖為董事長。民國30年(1941年)底,公司增選董事為11人,撤銷廠長一職,改聘陳沛霖為工程師兼副經理。

    貴州煙草股份公司成立后,民國29年(1940年)9月,以貴定晾曬煙為原料生產的“黃河”牌卷煙問世。當月產煙6.5箱(每箱5萬支裝)。是年,生產卷煙86.88箱。產量雖小,卻開創了貴州第一個機制卷煙牌號,結束了貴州自20世紀初卷煙出現以來靠外輸入的歷史。

    民國30年(1941年)222日,以貴州第一茬烤煙為主料的“企鵝”牌卷煙問世,5月投產,質量堪與當時的外國煙媲美,很快便受到消費者喜愛,成為公司的主要產品,從此貴州煙草公司便有了“企鵝煙廠”的美譽。第一任廠長由原青年廠廠主李青年擔任,當年卷煙產量上升到470余箱。由于通貨膨脹,官股數度增資,私股比例逐漸縮小,李青年在貴州煙草公司的地位日漸降低,不斷受到排擠,因此,公司成立不到兩年,194112月,李青年被迫退資離開貴陽,赴云南另設煙廠,以后貴州煙草股份公司純屬官僚資本企業。

    民國30年(1941年),貴陽市有手工卷煙廠(社)17家,民國32年(1943年)增加至40家,民國33年(1944年)增至45家。這些手工卷煙廠(社)除一兩家擁有資本產量較多外,大多為10人至20人以內的組合,資本薄弱,設備簡陋,很難經常保持一定的產量,所有產品僅銷于貴陽市場。可以說,1945年以前貴陽的卷煙市場幾乎是由貴州煙草股份有限公司壟斷經營。

    1944年秋,大批的湘桂煙草企業遷居貴陽,如同盟、精神、科學、德成、利群、僑胞等。其中較大的兩家煙廠是利亞煙廠(原名桂林城區第一卷煙生產合作社。1947年,該廠率先購進申造大型卷煙機,發展成為貴陽民營煙草工業最大廠家,還在云南昆明設宏福煙廠,主要產品為“維多利亞”、“察哈爾”、“三飛”)和一中制煙廠。這些企業憑借著較為先進的設備、技術以及雄厚的資金和人才優勢,逐漸打破了官營企業獨霸一方的局面,占領了卷煙市場的半壁河山,廣大的私營企業急欲通過一種組織形式來鞏固和發展他們的成果。

    在這種背景下,1945年夏,經批準,貴陽市卷煙工業同業公會正式成立,(此前的1930年,貴陽市已成立有卷煙業公會,云喬剛到筑時,曾擔任過貴陽卷煙業公會的理事),大家一致推舉張云喬為貴陽卷煙工業同業公會理事長,孫序九(桂林城區生產合作社)、張敬銘(江華煙廠)、黃英民(利群煙廠)為常務理事,貴州煙草股份有限公司代表任監事。

    貴陽市卷煙工業同業公會的成立,對于各私營煙廠相互交流生產技術、經營管理經驗,互通商情、議定煙價,調解同業糾紛,協調勞資關系等都起到了積極作用。政府的有關部門,如稅務局等遇到什么事情都要找“公會”商量,征求意見。事實上,這時的私營企業已躍居卷煙行業的主導地位,1946年貴陽使用小型機(每分鐘200300支)的民營煙廠已有利亞、一中、利群、江華、華利等10多家。這樣,無論從卷煙機器的數量,還是生產規模均遠遠超過了官營公司,一中制煙廠生產的“滬光”牌香煙,甚至可以和貴州煙草股份有限公司的名牌產品“企鵝”香煙媲美。

  • 2017/08/18金葉先驅——張云喬與貴陽卷煙廠(連載三十五)

    貴陽卷煙廠《金葉先驅》編委會 編著

    第三節? 組建一中制煙廠股份有限公司

    “滬光”牌香煙順利切入貴陽市場,極大地鼓舞了煙廠職工的積極性,也使云喬他們在貴州發展卷煙工業的信心倍增。云喬進一步分析了貴州發展烤煙和卷煙的先天優勢:

    貴州地理位置在東經103°36′~109°35′,北緯24°37′~29°13′之間,為海拔約1000米的畸峰高原地貌,屬云貴高原的東北部,高原上有高山、丘陵、盆地,也有深而窄的河谷。

    貴州屬于亞熱帶濕潤季風氣候區,氣候溫暖濕潤,冬無嚴寒,夏無酷暑,年度氣溫變化小,降雨較多,雨季明顯,日照較少,年均氣溫多為14℃~16℃,最冷月(1月)平均溫度在3℃~6℃,最熱月(7月)平均溫度在22℃~25℃。年均降雨量11001300毫米,夏季降雨量占全年降雨量的一半左右。全年陰天日數一般都在150天以上,較多的東北部在180天以上,較少的西北部也有130150天。全年日照時數一般在1300小時左右,無霜期810個月。

    他認識到,貴州具有種植優質烤煙得天獨厚的條件,很適宜烤煙生長。

    其實民國27年(1938年),貴州省政府就注意到了這個問題,在中央農業實驗所的支持下設立貴州農業改進所(即現在貴州煙草科學研究所、西南煙草試驗站之前身。),將發展烤煙生產作為第一期研究試驗課題。農改所成立后,在省內清鎮、貴定、三穗、天柱等縣采集土煙幾十種,又從山東煙葉試驗場、廣西的柳州、賀縣等地,買來從國外移植的煙苗多種,進行比較試驗。結果,以美國弗吉尼亞州“金葉”質量最好,葉脈細、葉片大、植株高,色、味、香三者俱佳,可作上等卷煙原料,產量也較土煙高出一倍。據說這種美國煙種是何應欽的兄弟何輯五(時任貴州省貴陽市市長)從荷蘭帶回來的。當時美國為了壟斷經營,嚴禁煙草出口,何某從美國用信封裝著煙種先寄到荷蘭,再從荷蘭寄回國內。

    民國28年(1939年)底,貴州煙草股份公司成立前,為解決卷煙原料的來源,遂與農業改進所商定合作推廣美煙種植協議,農改所負責技術指導,貴州煙草公司負責推廣工作所需的主要經費。第二年,首先在貴定縣的新添司、新鋪兩地試種,種植面積80余畝,但煙苗出土后,突降冰雹,實收僅6000余斤。民國30年(1941年),有煙草公司出資從財政部煙葉示范場及財政部部長宋子文的南洋兄弟煙草公司購買“金葉”種,在貴定新添司、新鋪兩處設置苗圃,繼續試種。擴建烤房,聘譚成文等技術人員向農民傳授烤煙烘烤新法,并把試種區擴大到貴定的灣寨、磨寨、大寨灣、新場、同保、甘塘、褲子田、蓮火塘、甲多、甲蘇保等十多處,同時煙草公司又在平壩干溪農場與煙農合作試種煙草也獲成功。據民國32年(1943年)《貴州企業季刊》記載:“截止(民國)三十一年,各地種植美煙者風起云涌,除貴定、平壩兩地外,余如貴筑、清鎮、錦屏等縣亦紛紛仿種。貴州煙草公司更加聘技師,制定貸款種煙辦法,并在各地廣建烤房,以利推廣業務。是年播種面積單以貴定一縣而論,即增至4000余畝。貴陽新新農場亦播種650余畝……收獲量大增,共計貴定為60余萬斤,平壩2.5萬斤,貴陽附近新新農場,以系新辟土地關系,所獲亦2萬余斤。此尚系就貴州煙草公司協助播種指導烘烤及貸款合作之地區而言,其他各地煙農自行播種者亦多……復有甕安、麻江、爐山、龍里等縣與貴州煙草公司合作種植,以及安順、羅甸、普定、冊亨、貞豐、畢節、大方、遵義、湄潭、德江、天柱等縣亦有農民自動推廣美煙之種植。”到解放前,貴州所屬縣基本上均有烤煙出產,最高年產量可達3500多萬斤。

    烤煙是制造香煙的主要原料,貴州發展烤煙可謂占盡天時地利,云喬下定決心在貴州大干一場,但當務之急是要解決擴大再生產所需的各項資金,理順煙廠的產權關系,成立股份公司等。

    理順思路之后,云喬著手一個問題一個問題地解決。

    首先是利用銀行抵押貸款。當時貴州的中國銀行和交通銀行從來都只貸款給官營企業,沒有貸款給私營企業的先例。貴陽中央銀行行長錢存浩知道張云喬與長沙中央銀行的關系,也聽桂林銀行方面介紹過張云喬,在后來的接觸中,張云喬給他留下了“誠懇、熱情、工作踏實,不怕吃苦,勇于開拓,講求信譽”的良好印象,但貸款數額巨大,錢存浩建議張云喬找一找交通銀行,由兩家銀行共同來貸。

    云喬經人介紹認識了交通銀行行長馮樹敏的夫人潘某。潘某是浙江人,吳江大學畢業,她的父親是交通銀行總行的董事長。因同為浙江家鄉人,各方面又都談得來,云喬很自然地與馮樹敏夫婦交上朋友。馮通過側面了解,也知道了張云喬的信用,答應貸款,但需報請總行批準。完善相關手續后,張云喬他們以產品和原料作抵押在銀行得到了五億元貸款,原有進出口押匯額度6千萬元仍可繼續辦理,與兩行投資單位貴州煙草公司享受同等待遇。兩行共同指派了一名駐廠員長駐一中制煙廠負責考核、監管工作。

    駐廠員封存了工廠的倉庫,產品和原料進出倉庫必須經過銀行駐廠員核準,辦理手續。這樣一來,既不影響工廠生產,又不影響銀行掌握抵押品。在采購煙葉等原料方面,云喬也是采取以押匯方式向銀行貸款,解決了付款問題。

    接著,云喬著手重新調整股份。由于中一機械廠停辦,屬于機械廠的僅存四套卷煙機以及一些工具、零件已投入一中制煙廠。云喬根據一中制煙廠增資的情況重新核算各股東的投資數額,其中:張云喬占21%,陶培唐占18%,陳東占14%,孫師毅占8%,張志勛、陳善淵各占4%,張嘉德占2%,駱守先占2%,屠天俠占16%,黃鐘麟占08%,其余股份另有安排。經過股東會議通過,正式成立一中制煙廠股份有限公司,由張云喬任董事長兼總經理,張志勛任經理,陳東任副經理,張嘉德任廠長,屠天俠任副廠長。??

    ?

    ?

    張云喬、潘云娟(前排左起第七人、第八人)夫婦與一中制煙廠股份有限公司部分管理人員合影

  • 2017/08/08金葉先驅——張云喬與貴陽卷煙廠(連載三十四)

    貴陽卷煙廠《金葉先驅》編委會 編著

    第二節? 建辦事處? 設經銷點

    恢復生產以后,云喬認為有必要在貴陽市中區設立辦事處和經銷點,一來便于客商購煙,二來便于和有關部門及同行打交道,盡快打開產品銷路。

    貴陽戲院經理袁耀鴻,把他位于小十字中山東路的戲院二樓讓出兩間小房給云喬,暫作市內辦公和銷售之用。這樣一來,方便了零售的商戶,他們不必去郊區的湘雅村批貨了。戲院的隔壁有三間沿街樓房,后面有四合院,是貴陽首富賴永初的房產,當時由“新中國煙廠”租用。云喬他們認為這里做辦事處地點適中,便和新中國煙廠老板顧傳泗商量,頂下了這間樓房。

    市內辦事處和銷售點的設立,對一中制煙廠的發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張云喬、陳東、陶培唐以及后來孫師毅都在辦事處吃飯和住宿。

    云喬只要一有空就開著小車到廠里去看一看,隨時掌握職工們的生產、生活和其他方面的情況。有時沒有汽車,他就搭坐著出租的兩輪馬車去,幾乎每天都要去一趟。

    在辦事處他有更多的時間和機會與貴陽各界人士,主要是與煙業同仁交流、接觸,從中獲取有關信息,構建關系網絡,爭取方方面面的支持、配合。他心里清楚,一中制煙廠要想在貴陽立足并得到發展,這些工作是必不可少的。

    通過與貴州煙業同行的交流和查閱相關資料,云喬對貴州煙業發展的歷史和現狀有了更多的掌握:

    貴州煙草種植歷史悠久,早在明朝天啟二年(1622年)就由廣西引進種植,用土煙制造的葉子煙和絲煙被城鄉民眾吸食。民國初年貴陽城已有卷煙出品,當時吸食香煙成為一種時髦,上層人士吸香煙者漸多。店鋪里出售的香煙多由上海、漢口、廣西等地運來,以南洋兄弟煙草公司出產的“白金龍”牌為主,銷量最盛時,“白金龍”牌香煙幾乎占了貴陽卷煙市場營業額的一半,但吸食者主要為社會上層。為滿足普通百姓需要,手工卷煙應運而生。

    烤煙是卷煙的主要原料,要發展卷煙工業必先發展烤煙生產。民國27年(1938年),貴州農業改進所在貴陽首次引種美國烤煙獲得成功。民國29年(1940年)在貴定縣大面積推廣,當年種植80畝,收煙葉65擔。從此,烤煙種植從貴定開始,逐步擴展到包括貴陽、清鎮、開陽、平壩在內的30多個縣市。

    貴陽的煙草工業起步較晚,直到抗日戰爭中期才有機器卷煙工業,市面上才有本地生產的機制卷煙。抗日戰爭時期是貴陽機制卷煙產生和第一個發展高潮時期。

    抗戰前,貴陽已有幾家手工卷煙作坊,1939年貴定種植烤煙成功,原料足以自給,一些敏感的人看到卷煙生意頗有前途便相約辦廠。民國31年(1942年),省內各地陸續開始擴大手工卷煙生產。在貴陽,顧慶賓、童連彬創立金筑煙廠,產“金筑”、“米豬”牌卷煙。民國32年(1943年),曾文生、李文裳與曾韻青(江西九江人)合伙在貴陽創立南明煙廠,華北兄弟煙草公司、中國勝力煙廠也相繼在貴陽成立。獨山人吳秋舫在今環城南路建立華利煙廠。1944年,張麗誠、王邦鑑、張敬銘等人開設江華煙廠,唐時鳴等人開設勝利煙廠。

    抗日戰爭初期,東北、華北、華南、東南、華中等地大片國土相繼淪陷,淪陷區的不少學校、機關、工廠紛紛遷往貴州,貴陽人口猛增,卷煙消費量增加。與此同時,工廠內遷帶來了資金、設備和技術,加之貴州省有充足的原料,這些條件促成了貴州煙草工業的發展。當時創辦最早、規模最大的貴州煙草公司,于民國29年(1940年)71日成立于貴陽,是由屬于官僚資本的貴州企業公司與溫州經漢口遷來的私人企業中國青年協記煙廠合辦,在切絲、卷煙工序中使用了機器,是貴州第一家機制卷煙企業。

    在卷煙銷售方面,20世紀二三十年代,貴陽卷煙消費又直線上升,經營者不斷增多。1930年,貴陽成立卷煙業同業公會。民國22年(1933年),上海南洋兄弟煙草公司、復興煙草公司在貴陽設推銷處,外國的頤中煙草公司在貴陽設有代理處,銷售的大都是滬產卷煙。上海南洋兄弟煙草公司出品20支裝的“老刀牌”(即“強盜牌”)香煙,內裝一張小手巾或二角法幣;50支裝“金斧牌”香煙,內裝5角、1元(農民銀行發行的幣制)的彩金。這些銷售方法引起一些人的好奇,為碰碰運氣,遂買其香煙,時間一久,香煙銷路逐步打開。

    民國24年(1935年)國民黨政權在貴州確立,結束了軍閥統治,商業漸有起色,一些商家以經營百貨、布匹為主,兼售糖食、香煙。這一時期從外地運來的香煙如“白金龍”、“大前門”等充斥市場。貴陽一些小販為了生活,將貴定絲煙與黃絲煙相混合,加上香料,用小木板制成方形卷煙器,在卷煙器左右木板上鑿以空道,用細布一張,銜接于卷煙器的前后,以小竹竿一根,裹在細布的中心將煙絲放勻,放上煙紙,一推即成長條香煙,用剪刀裁為兩截,修剪邊頭煙絲,即成手工卷制香煙。在銅像臺(今噴水池)周圍設地攤售賣,零支及一包(20支)均可隨意購買,賣價只是外地香煙的三分之一。由于吸香煙比葉子煙和絲煙方便、省時,一般市民多去購買,這就給貴陽機制卷煙工業的出現創造了機遇。

    民國26年(1937年)正值吳鼎昌主政貴州,下令“禁種鴉片,禁售、禁吸”。煙館轉業,癮君子們即以卷煙為“救濟糧”,改抽卷煙,給經營卷煙者拓開了一個新市場。最初大十字有周連城、向壽發、張應南,北門橋(今中華中路北段)有張文漢、張敬銘等十余家經營卷煙,后來一些開煙館者也轉向開香煙鋪,于是筑城大街小巷都有開香煙鋪的,如“盛興”、“慶記”等。香煙供不應求,不但銷售快,而且利潤厚。香煙成為個人、團體、機關來往的媒介,交際場中的必需品。當時外來香煙一到貴陽就被煙商一搶而光。據何輯五《十年來貴州經濟建設》載,民國25年(1936年)前后,僅貴陽一地每年進口香煙的總值即不下200萬元。這一時期入境銷售的主要是外地卷煙和洋煙,如“老刀”、“哈德門”、“紅(黃、白)金龍”、“大前門”、“黑姑娘”、“美麗”、“民主”等香煙。其中南洋兄弟公司的“小白金龍”約占銷售額的一半。由于當時貴陽經濟落后,交通不方便,加上洋煙售價較高,所以在市場上國產卷煙的銷路勝于洋煙……

    分析了這些情況以后,張云喬對在貴州發展煙廠的心里更有數了。

    由于經銷點位于鬧市區的黃金地帶,加上一中制煙廠的產品質量過硬,促銷策略得當,“滬光”、“三中”、“佛宮”牌卷煙逐漸得到貴陽市場的認可,銷路很快打開。開始的兩三個月還是由廠里的工人杜永泉、王艾立等五人每天挑著卷煙往返于工廠和辦事處,后來產銷兩旺,便改用福特汽車來運輸,司機梁顯漢負責駕駛。

    在產品包裝上,云喬他們利用消費者求新、求奇而又圖便宜、愛面子的心理精心設計出22支金屬盒裝的“滬光”牌香煙。這種包裝讓貴陽的中上層煙民耳目一新,愛不釋手。特別是22支裝更是暗藏玄機,一般香煙都是10支裝或20支裝的,多裝兩支是為了讓那些既講究檔次又想節約的煙民,在抽完20支后又去買一包平裝的“滬光”牌卷煙來裝滿鐵盒,誘導他們重復消費。這一招果然靈驗,“滬光”牌卷煙的銷量與日俱增。

  • 2017/07/27金葉先驅——張云喬與貴陽卷煙廠(連載三十三)

    貴陽卷煙廠《金葉先驅》編委會 編著

    第五章??? 貴陽立足??? 奠定基業

    第一節? 安營扎寨? 恢復生產

    陳東租賃的一中制煙廠廠房,就在貴陽城郊貴惠路的湘雅村。那里曾經住滿了湖南湘雅醫院的人,據說湘雅村名字就是由此而來的。陳東能租到這樣的房子實屬不易啊!大量涌進的外來人口,使貴陽城的住房日漸緊張,據陳東后來介紹,那輛卡車被大東書局扣留后他是又氣又恨,怎奈舉目無親、勢單力薄,大東書局的后臺聽說又是大名鼎鼎的特務頭子戴笠和青洪幫頭目杜月笙,想和他們拼了,但又考慮到婆娘兒女和云喬交辦的任務——大隊人馬來到貴陽何以落腳?他只好牙齒打落往肚里吞,拿到運費便從畢節趕回貴陽,忙著尋租房屋。城里是沒有那么多的房屋可租了,他每天都早出晚歸上街尋找出租屋。一個偶然的機會,他結識了家住湘雅村的一個朋友,這個朋友的父親是個保甲長之類的人物。經朋友父親出面,陳東才把湘雅醫院遷往湖南以前留下來的房屋租到手。也算他運氣好,這個醫院原來是湖南的省醫院,一排二層樓房坐落在路邊上,大大小小有數十間房,長沙大火前這個醫院就遷了過來,1944年底搬離湘雅村。陳東考察了一下湘雅醫院留下的幾處房屋和周邊的環境,覺得這個地方用來辦廠不錯,占地面積大,約有四畝多,外邊的一排樓房可改作廠房。廠房外有一條直接通向市中區的貴惠路,交通方便。廠后面是一座小山,路的對面是穿城而過的南明河,用水用電都不成問題。廠房里還有幾處房子可供員工住宿。工廠的周圍散布著低矮的農家小屋,房屋之間有些開闊地,可為工廠未來的發展提供足夠的空間。租下了廠房,陳東如釋重負,多少減輕了因卡車被霸占帶來的自責和內疚。

    大伙兒聽了陳東的介紹后都心存感激,認為這個地方建廠的確不錯,只是隔城稍微遠了一點。陳東關切地叫大伙兒安下心來好好休整幾天。

    伙房的廚師早已做好了香噴噴的飯菜,燒好了滾燙的開水,陳東忙上忙下地帶大伙兒去集體宿舍安排住宿。

    員工們摸著宿舍的木板床,無限感慨地說:風餐露宿的日子總算過去了,千里跋涉終于有了一個像樣的“歸宿。”他們分頭去找了些干草鋪好床鋪,又到廚房飽餐一頓,再洗澡換衣服,倒床便睡到東方破曉。

    休息兩天后,大伙兒便主動拿起工具邀約著平整場地,修整廠房、宿舍,打掃衛生,有幾個員工甚至去找了些花木栽在廠區里頭。大伙兒像布置自己的新家一樣干得認真而積極。

    不久,滿載著四臺小型卷煙機、一臺切絲機和卷紙、煙草等物資的九臺板車風塵仆仆地拉進廠來了,員工們一擁而上,像迎娶新娘一樣激動。看著這四臺像命根子一樣的寶貝基本完好地運到貴陽來,個個嘖嘖稱奇,大呼不可思議。他們爭先恐后地去把機器卸下,小心地搬到車間。徐運善、朱水槐等技師仔細檢查了卷煙機械,將變形的部分加以校正,又到別的機械廠找了一些小配件裝上,直到完全恢復正常。

    卻說張云喬、陶培唐等人到貴陽以后,見到了在香港時期認識的開“利食臺”戲園子的老朋友袁耀鴻(現任貴陽戲院經理),在袁耀鴻的幫助下,云喬租下了戲院二樓的兩間小房暫住。數月來的鞍馬勞頓在美美地休息了幾天后得以消除,云喬開始布置著如何盡快恢復生產的問題了。

    云喬召集陶培唐、陳東、張志勛等人進行初步分工:工廠具體事務由陳東和張嘉德負責,陶培唐的主要任務是熟悉貴陽的卷煙零售商戶,指導工廠開展業務。經理張志勛的主要任務是廣泛展開社交,為工廠發展創造良好的人際環境。

    張志勛具有杰出的外交才能,他身材高大、酒量驚人,語言模仿能力相當強,到貴陽不足兩月,說的貴陽話比本地人還地道(他的廣州話也是一樣地道)。他常代表張云喬出席各個社交場合,人們誤以為他就是張云喬,對此,他也不置可否,哈哈一笑。

    由于數月來工廠財政只出不進,開銷巨大,途中所借陳達樨的3500元錢已用得所剩無幾,欲恢復生產必須緊急籌措資金。云喬向重慶方面發出求援信號,孫師毅向地下黨組織匯報了這一情況。地下黨組織即命孫師毅以個人名義匯給“一中制煙廠”一筆可觀的資金,并以孫師毅股金的形式作為“一中制煙廠”的增資(解放以后,孫師毅到北京向國務院上繳了他的全部股份)。張云喬又委托鄭達善在重慶中央銀行收到少量的預購金條,一并作為煙廠的增資。這樣,恢復生產所需的啟動資金基本有了著落,云喬決定于194531日一中制煙廠貴陽廠正式復工。

    工廠方面職工們精神飽滿,加班加點整修廠房,安裝調試機器設備,架設電網等,做好充分準備后,31日如期恢復了生產。

    經過戰火洗禮和千里跋涉考驗的員工是一中制煙廠千金難買的財富,共同經歷的苦難歷程使他們彼此之間產生了一種特殊的感情,他們互相信任,團結互助,這股無形的精神力量化成恢復生產的沖天干勁,從復工到生產出第一批香煙上市僅僅用了一個星期,堪稱奇跡。這個奇跡也使張云喬對集體的力量和精神的作用有了更深的理解。

    恢復生產不久,工廠略有利潤,云喬即將3500元欠款一次性還給了好友陳達樨。

江苏快3开奖结果 中国福利彩票七乐彩开奖结果 十三水游戏手机下载 开婚恋公司赚钱吗 娱乐万能棋牌 海龙王捕鱼手游 深圳风采 安利为什么不赚钱 终于发现分分快3稳赚公式 创奇游戏怎么赚钱 跑环跑修炼果赚钱 全民麻将外挂 深圳风采 nba即时指数 福建彩票大奖排行榜 14场胜负彩在哪看 可以打真钱的麻将游戏